欢迎来到大赢家官方网站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官网!

服务咨询电话:4006-825-836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大赢家官方网站可能反常识签订租车合同被最高

作者:admin   时间:2021-06-27 13:05

  故事概况,双方先签订《汽车租赁合同》,同时合同有车辆分期付款,付完款归租赁方的约定,买车一方租车买车是用来矿区的,政府出台禁止运矿的新政策,后来部分车辆被拖走了,出租房说是承租方转卖了,承租方说这事和我没关系。

  案号:张传新、河南省江涛实业有限公司分期付款买卖合同纠纷(2020)最高法民终234号

  该合同虽约定了租赁期限,但同时又约定车辆价格,而且是以车辆总价格为基数计算每月付款数额;该合同约定车辆全部价款及利息付清后车辆所有权归张传新;明显与租赁合同不转移所有权矛盾。

  对于该合同中为何约定租赁期限,江涛公司称租赁期限是分期付款的时间段;张传新称该合同是江涛公司为了保留车辆所有权而签订的,双方实际履行的是《车辆出售合同》。

  结合《车辆租赁合同》的内容,该合同中约定的付款方式是以车辆总价为基数,以租赁期限为分期付款周期核定每月付款数额,因此对江涛公司的上述解释予以采信。

  《车辆租赁合同》中约定了车辆价款、付款方式、所有权的转移,虽名为“租赁合同”,但其实质是保留所有权的分期付款买卖合同。

  在《车辆出售合同》签订前,江涛公司已经将20台北方奔驰矿卡车交付张传新。

  2012年6月6日案涉矿区停产,直至2013年4月矿区复工后,双方于2013年5月30日签订《车辆租赁合同》。

  两份合同的相同之处在于:约定的车辆价格组成及相关费用数额一致;均约定在指定区域作业,车款未付清之前车辆不得离开施工作业区。

  不同之处在于:1.《车辆出售合同》中明确约定出售,未约定租赁,也未约定保留所有权;《车辆租赁合同》同时又约定了首付车辆价款、分期还款、所有权保留等买卖合同的相关条款;2.标的数量的不同,前者为30台,后者为20台;3.付款方式不同,前者的付款方式为首付款及从运输款中分期分批扣除直到将剩余车款扣完为止;后者的付款包括首付款加月扣款。

  对于两份合同的关系,张传新认为《车辆租赁合同》是江涛公司为保留车辆所有权签订,双方实际履行的是《车辆出售合同》。

  江涛公司认为因矿区停工影响双方签订了《车辆租赁合同》,实际履行的是该合同。

  对此,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对《车辆租赁合同》的真实性无异议,该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

  《车辆租赁合同》的内容涵盖了《车辆出售合同》的所有约定,该合同的合同期限追溯至车辆交付之时。

  基于当时矿区发生多次停产的客观情况以及两份合同内容的差异,《车辆租赁合同》应当认定为双方因客观情况发生变化后重新达成的协议,是对《车辆出售合同》的变更,应当以《车辆租赁合同》认定双方的权利义务。

  该合同虽约定了租赁期限,但同时又约定车辆价格,而且是以车辆总价格为基数计算每月付款数额;该合同约定车辆全部价款及利息付清后车辆所有权归张传新;明显与租赁合同不转移所有权矛盾。

  对于该合同中为何约定租赁期限,江涛公司称租赁期限是分期付款的时间段;张传新称该合同是江涛公司为了保留车辆所有权而签订的,双方实际履行的是《车辆出售合同》。

  结合《车辆租赁合同》的内容,该合同中约定的付款方式是以车辆总价为基数,以租赁期限为分期付款周期核定每月付款数额,因此对江涛公司的上述解释予以采信。

  《车辆租赁合同》中约定了车辆价款、付款方式、所有权的转移,虽名为“租赁合同”,但其实质是保留所有权的分期付款买卖合同。

  张传新以双方实际履行的是《车辆出售合同》、购车款的实现全部依赖于江涛公司提供的运输任务、合同限定车辆只能在青海省天峻县中铁矿区作业且该矿区已停产为由,认为合同的目的不能实现,主张解除合同。

  由前所述,《车辆租赁合同》已经对《车辆出售合同》进行了变更,应当以变更后的《车辆租赁合同》认定双方的权利义务,因此《车辆出售合同》不存在解除的问题。

  1.《车辆租赁合同》系分期付款买卖合同,其合同目的是张传新取得案涉车辆的使用权和收益权,并通过分期付款的方式取得所有权;江涛公司取得案涉车辆价款。

  获取运输任务是张传新购买车辆取得利益的途径,但对于张传新如何获得运输任务、江涛公司是否有义务协助张传新获取运输任务,双方在《车辆租赁合同》中并无约定。

  《车辆租赁合同》第三条约定的“月扣款”是赋予江涛公司以抵扣运费的方式抵扣车款,并未约定张传新仅以江涛公司的运输款抵扣车款。

  从《车辆租赁合同》的具体约定看不出双方对提供运输任务进行了约定,无法将该合同解释成是以提供运输任务为条件的合同,也无证据证明双方将江涛公司向张传新提供运输任务作为合同签订的条件。

  2.《车辆租赁合同》约定案涉车辆仅限于在青海省天峻县中铁矿区作业,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江涛公司在张传新未付清车款前为降低交易风险对车辆实施监管,限制车辆在限定区域内作业,并无不当。

  案涉车辆限定的作业范围是青海省天峻县中铁矿区,不仅包含江涛公司所在的作业区,还包含其他作业区,张传新主张运输任务由江涛公司分配、受江涛公司限制依据不足。

  3.如前所述,《车辆租赁合同》并没有关于运输任务的约定,也没有将运输款作为支付购车款的唯一来源。

  《车辆租赁合同》是在矿区整改停产又复工后签订的,双方在签订该合同时对矿区停产的风险有所预见的情况下,仍签订了该合同;该合同约定了分期付款截至2014年4月10日,而全面停产的通知于2014年8月28日作出,是在合同履行期满4个月后作出;案涉合同的性质为买卖合同,标的物虽为特种车辆,但并不是专为案涉矿区定制车辆,也并非仅能适用于案涉矿区。

  因此政策调整导致矿区停产并不影响案涉合同的目的,本案不符合情势变更的情形。大赢家官方网站

  (四)张传新上诉请求由江涛公司返还购车款、承担违约金、车辆保管费、误工费是否应当支持

  张传新上诉请求的返还购车款是基于合同解除,本院已经认定《车辆租赁合同》是对《车辆出售合同》的变更,应当以《车辆租赁合同》认定双方的权利义务,《车辆租赁合同》不应当解除。

  《车辆租赁合同》中并未约定以江涛公司指派运输任务作为购买车辆的条件,因此张传新上诉所称的江涛公司不连续提供运输任务构成违约的上诉理由没有合同依据,不能成立;其关于误工费的主张也不能成立。

  保留所有权的车辆买卖合同对于买受人张传新而言,其便利在于未付清车款时可以支配使用车辆取得收益,张传新保管车辆是其取得车辆使用权的前提。

  张传新作为案涉车辆的使用者,其主张车辆保管费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车辆租赁合同》中约定的车辆价格包括担保费、保险费、手续费、GPS费用和其他相关费用,该约定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

  张传新已经接受车辆并使用,而且江涛公司提交的由祥华公司出具的《关于手持机扫描操作记录的说明》即北奔车辆销售物流售后服务信息管理系统历史记录,能证明案涉车辆上安装有GPS全球定位系统。

  一审认定张传新应当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剩余车辆价款正确,张传新关于车辆价款认定错误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江涛公司一审提交的其与祥华公司签订的车辆购销合同、祥华公司出具的车辆销售发票、祥华公司于2018年11月19日出具的证明,能够证明案涉车辆系江涛公司从祥华公司购买,车辆归江涛公司所有。

  祥华公司作为汽车销售公司,即使祥华公司与案涉车辆生产厂商北奔公司有债权债务,并不妨碍江涛公司取得案涉车辆的所有权。

  对此张传新一审提交了北奔公司(卖方)与中工公司(买方)于2017年4月22日签订的《汽车买卖合同》、北奔公司销售分公司于2017年6月16日出具的《授权书》、2019年6月23日署名为中工公司曹仁军的《证明》以证明其主张。

  张传新提交的上述证据并不能反映出中工公司提车行为与江涛公司的关系,没有证据证明该拖车行为系江涛公司指示,因此张传新不能证明系江涛公司对车辆进行了处分。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四十二条 规定“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在标的物交付之前由出卖人承担,交付之后由买受人承担,但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车辆租赁合同》中“车辆管理”约定,“合同履行期间,乙方(张传新)应严格按规定使用和保管车辆”。

  在张传新保管期间,无论是按照上述法律规定还是合同约定,案涉车辆的毁损、灭失风险均应由张传新承担。

  对于张传新所称的部分车辆被他人拖走,因与本案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本院不予处理。

  综上,在张传新保管车辆期间,车辆被他人拖走并不能免除张传新在《车辆租赁合同》中的付款义务。

  江涛公司依据合同约定主张张传新支付剩余车款,符合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张传新应当依据《车辆租赁合同》的约定向江涛公司支付车款。

  除此之外张传新主张产生的运费应当抵扣购车款,但其提交的证据无江涛公司的签章确认,也无证据证明双方对扣减车款数额达成合意,因此本案中对张传新此主张不予支持。

  一审判决认定张传新向江涛公司支付剩余车辆价款9358000元,应予维持。

  综上所述,张传新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大赢家官方网站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